当前位置:首页 > 作品欣赏 >
最新消息NEWS
飞天动态ArtNews
周作俊:让墨象成为我油画的底色
点击次数:2525次 发布时间:2016-6-11 【返回列表】


周作俊作品:《残冬》布面油彩80cm×180cm,2009年


艺相


“将油画与中国水墨相融合”是外界对周作俊的普遍认知,而他的老师郭润文则更喜欢用“写意油画”和“诗意的典雅”来形容他。刚刚在柯木塱艺术园尚艺空间结束的周作俊油画作品展,展出了周作俊近年来在法国、桂林等地写生创作的60余幅作品,也是他的阶段性艺术总结。


“更意象,更荒诞,更真实”


在2014年,周作俊的油画《支教生活》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获奖提名作品时,有人说他的题材选得好,山下河边的乡村小学、校舍前飘扬的红旗,一定可以给作品加分。


“其实我没想那么功利,我之所以画乡村小学的题材,是因为我自己的父母曾做过乡镇教师,我自己也曾经在那样的学校里面上过学,现在也还是从事着教育事业,我身边也有朋友自愿从深圳去边疆支教,对我来说,这个题材能触动我的真情实感。我的作品希望能与生活都联系起来,我画画一定是从内心出发的。”周作俊说。


他的作品粗看起来似乎“灰蒙蒙”,但仔细看去,却总是带着明亮与温暖。校舍前的红旗、篮球架下的儿童、还有那些人像,都让人觉得希望:“我将自己的关怀和善意隐藏在油画语言里,用油画的语言来表达善意、热爱和情感。”


“想画画”是周作俊创作的唯一原因,简单而纯粹。他说他拿起画笔很容易就会进入状态:“绘画是最朴素最原始的,不能团队协作,你要耐得住寂寞,要有经验和能力的支撑,要始终保持敏感。”


这些年来,他的画面更空灵、主观性更强了,即使是画风景,所营造的场景也有荒诞的意味。“风景让我内心更自由,”周作俊说,接下来他以《野梨花》为代表的“野”系列可能会“走得更远”,更放松,更意象,更荒诞,却更关注内心的需要,更切近情感的真实。


“我希望我的油画就像泼墨一样自由”


在进入广州美院,师从郭润文之前,周作俊曾学习过中国画,虽然后来接受了严格的古典油画技法教学,但是在那些光影、透视、明暗、空间之外,他的心灵早已被晕染上一层水墨的底色。


“我觉得中华文明中,无论书法还是绘画,几千年来这种墨性的沿用,让墨不仅是一种物质性的存在,也承载着某些精神性的东西。我觉得墨本身是有内容的,它有生命,我感觉到内心微妙地需要和依赖着它。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它对我的画面是一种支撑和提升。”谈到将墨运用到油画画面中的尝试时,周作俊说。


从2009年他入选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省展”的那张作品《残冬》开始,周作俊就尝试着用淡墨先在油画布上画一遍,感受墨流淌的轨迹与感觉,然后再在上面着色,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像水墨流淌一样浑然天成。后来,这成为周作俊作画的持续特征,他或是用墨汁先制作出一个效果,再和写实具象的东西结合起来;或是在丙烯颜料中加入墨与水,调整成非常朴素而丰富的灰色,总之,墨从此就没有在他的油画中缺席。


他的油画技法是西方的,情绪却带着东方的色彩。他的画里往往有着典型的中国式的“留白”与平面感。周作俊说:“我觉得平面的东西是最直接的,也是中国绘画中最典型的特征之一,我自己的绘画中追求平面性,这让我的想法更舒展。”